圆明园是清朝興建的大型皇家园林,康熙帝賜此園予皇四子胤禛(法號圓明居士),並提匾「圓明」。供清帝盛夏避暑、听政,处理军政事务,位于現今中華人民共和国北京市海淀区。与长春园,绮春园合称为“圆明三园”,占地面积3.5平方公里,建筑面积达16万平方公尺,约合5,200亩一百五十余景,有“万园之园”之称。

圆明园规模宏伟,运用了各式园林风格及造园技巧,其诗画意境被大多数中国园林学家认为是中国园林艺术的顶峰作品,是中国古典园林平地造园、堆山理水集大成的典范。清朝时一些外国传教士参观圆明园后将其称作“万园之园”。

1860年,圆明园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洗劫破坏后放火焚毁。历经战乱劫掠,现時仅存遗址。1976年成立圆明園管理处后开始实施保护与利用,1979年將其列入為文物保护单位,於1988年,圆明园遗址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圆明园遗址中部和东部成立了圆明园遗址公园。2008年7月29日,圆明园管理局宣布,开放九州景区。

圆明园在清室150余年的创建和经营下,曾以其宏大的地域规模、杰出的营造技艺、精美的建筑景群、丰富的文化收藏和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内涵而享誉于世,被誉为“一切造园艺术的典范”,被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称誉为“理想与艺术的典范”。道光朝时,国事日衰,财力不足,但宁撤万寿、香山、玉泉“三山”的陈设,罢热河避暑与木兰圍獵,仍不放弃圆明三园的改建和装饰。1860年英法联军洗劫圆明园,文物被劫掠,同治帝时欲修复圆明园,后因财政困难,被迫停止,改建其他建筑。八国联军之后,又遭到官僚、军阀巧取豪夺的毁灭打击,终变成一片废墟。

营建  北京西北的皇家园林区

圆明园位于北京城西北方,在古代为水泊密布,草木繁盛之所[1]。自辽代和金代起,附近便有不少皇家行宫和寺庙道观。元代时,开始有私人在这里营建私家园林,到了明代更加盛行,这一片地区都被称作“丹菱沜”。

清朝的康熙帝曾多次南巡,对江南的景致颇为倾慕,于是他便在丹菱沜修建了具有江南风格的园林式行宫——畅春园,同时还将附近的一些中小型园林赏赐给亲王贵胄,其中便有圆明园,是康熙帝于1707年赐给皇四子胤禛(后来继位为雍正帝)的赐园,位于海淀后华家屯,占地范围约千亩,并得到康熙帝赐匾额“圆明”[2]。

圆明园的始建年代至今尚有争议。最普遍的说法是,圆明园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其根据是乾隆年间编纂出版的《钦定日下旧闻考》。第二种比较普遍的说法是,此地原为明代故园,经过清康熙帝四十八年修葺后,赐予皇四子胤禛。明代故园说,起始于清同治十年(1871年)徐树钧的《圆明园词序》,此文肯定圆明园地域内原有太监别业。除以上两种说法外,还有圆明园始建于康熙三十九年前后、康熙四十年等说法,另外还有清代初年、康熙四十年以后、康熙末年等笼统的说法。2005年张恩荫根据《康熙实录》提出圆明园始建不会晚于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

雍正之后的乾隆帝于乾隆二年(1737年)移居圆明园,对该园进行第二次扩建。乾隆帝亲自主持了圆明园的扩建。乾隆帝热衷于游冶,一生多次造访江南,广泛地吸取各地园林的精华,融入圆明园中。扩建工程于乾隆九年(1744年)大致告一段落,形成了“圆明园四十景”。此后百余年间,清帝在圆明园园居时间多于在北京城内的皇宫紫禁城。

在圆明园建成之后,其东面和南面又先后兴建了两座附园,即长春园和绮春园。长春园始建于乾隆三年(1738年),于乾隆十四年(1749年)落成。乾隆二十四年由传教士设计监造的长春园内的西洋楼建筑园林基本建成。绮春园则是在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由许多亲王、公主赐园合并扩建而成,嘉庆年间又扩建西路,并入亲王及公主赐园,奠定绮春园的规模。圆明、长春、绮春三园相对独立又互相连通,总体上以圆明园为主,三园统属清廷设立的圆明园总管大臣管辖,因此一般统称“圆明三园”或“圆明园”。按清朝制度皇家工程应归中央六部之一的工部管理,圆明园兴建则是个例外,由主管宫廷事务的内务府管理,另组工程事务所,建造所花费不受工部法规约束。[2]

嘉庆年间,圆明三园依然有所增建。嘉庆之后,在财力不足的情况下道光帝撤了万寿山清漪园、玉泉山静明园、香山静宜园的陈设,取消了热河避暑山庄的避暑与木兰围场的秋猎,而不断出资翻修圆明三园殿宇[2]。由于国力衰败,清朝皇室再也无力对该园进行大规模的修葺,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咸丰十年(1860年)圆明园被英法联军焚毁为止。

英法聯軍之役的破坏  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后,咸丰帝的御批

1856年10月,英国和法國在俄羅斯和美国的支持配合下,联合发动了英法聯軍之役。英法联军于1860年10月6日攻抵北京德胜门、安定門等处,当时,僧格林沁、瑞麟在城北一带稍事抵抗,即行逃散。法军先行,于当天下午经海淀,1860年10月6日傍晚,英法联军到達圆明园大宫门,管园大臣文丰當門勸法軍不要劫掠,法軍遵守國際法退去,文豐見守園衛兵均已逃散,知道無法抵擋本地搶匪,遂投福海而死。本地搶匪隨即進入縱火大劫園明園,夷人次日從之。[3]

英法联军入园的第二天就不再能抵抗物品的诱惑力,联军士兵大肆劫掠园中的珍宝和陈设物。[4]清廷曾捉拿英国军使巴夏礼一行39人,額爾金于10月17日已知被捕的英使中13人已经被虐至死。[5]額爾金為了報復,此于10月18日下令放火烧园,以教訓咸豐帝[6][7][2][8][9]。圆明园大火持续燒了三天三夜。

王闓運、李慈銘均認為是海淀的窮旗人貴族先焚掠,再嫁禍給英、法。王闓運明指:敵兵未到,圓明園已經起火遭劫;李慈銘明指:夷人僅焚園外之官民房。[10]

 圆明园舍卫城遗址

圆明园被焚后,尚有部分景点幸存。据同治十二年(1873年)的内务府调查报告,园内幸存建筑有圆明园的廓然大公、紫碧山房、鱼跃鸢飞、耕云堂、慎修思永、知过堂、课农轩、顺木天、春雨轩、杏花春馆、文昌阁、魁星阁、蓬岛瑶台、万方安和十字亭、藏舟坞,长春园的林渊锦镜、海岳开襟,绮春园大宫门、庄严法界、正觉寺等建筑。残存建筑多已年久失修。同治十二年,同治帝打算择要重修圆明园,计划修复圆明园前朝区、九洲区,以及福海以西以北的少数景点,并将绮春园择要修复,改名“万春园”,作为奉养两宫(慈安、慈禧)太后的居所。但该计划终因财力不足而在开工11个月后作罢。此后对园内一些景点仍有小规模维修,慈禧太后和光绪帝曾多次到园中游幸。此时的圆明园除幸存建筑外仍保留有大量的名贵花木、山水叠石、建筑基址,桥梁、道路、园墙和园门大多完好。圆明园仍属皇家禁苑,管理事务大臣及以下官员职务都有保留。法国作家雨果曾对破坏给予强烈谴责,称之为“两个强盗”[11]。

大清國末期与中華民国时期的破坏  长春园西洋楼养雀笼遗址

1900年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圆明园又一次遭到破坏,残余陈设被洗劫,幸存建筑被拆毁,大量古树被砍伐,圆明园被彻底摧毁。但目前没有史料证明是八国联军破坏了圆明园,有学者認為破坏圆明园的是附近的八旗兵、太监以及地痞。[12][13]

光绪三十年(1904年)裁撤了圆明园的部分官员。此后陆续有工厂和居民迁入圆明园遗址从事生产活动或居住。迁入者在园内平山填湖、毁园还耕,给遗址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清朝灭亡后的数十年里,圆明园遗址残料继续受到劫掠。园内的方砖、条石、石料、汉白玉雕刻、太湖石、青片石等建筑材料纷纷被军阀官僚运走修建私园和陵墓,圆明园虎皮石围墙被拆除修路。此外也有一部分圆明园遗物被安放于公共场所,如长春园门铜麒麟、安佑宫丹陛石、水木明瑟碑先后于1910年至1937年被移往颐和园;安佑宫华表、石麒麟、西洋楼线法桥和翻尾石鱼、梅石碑、莳花碑、文源阁碑被分别移至燕京大学和北京图书馆旧馆;兰亭八柱碑、远瀛观石栏杆和“青莲朵”等珍贵太湖石于1915年移往中山公园;长春园大东门石狮子及基座移至正阳门和新华门。西洋楼遗址的汉白玉及砖瓦也多被军阀官僚运走,或被各家石作坊买去,就地改刻为其他石料。抗日战争时期,园内部分遗址在“奖励农业”的口号下被平山填湖,改为水田。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破坏

1950年代,周恩来曾指示:遗址要保护好,地不要拨出去,以后有条件可修复。曾计划将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定址于此,但1960年代园内土地大多被附近生产队改为农田,大量人口迅速涌入,相继拆除了圆明园福海石驳岸、舍卫城残余城墙及地基、万春园三孔桥、运料门、长春园七孔闸等残存建筑,以及残留的全部园墙,并砍伐了园内残存唯一的花神庙古树。

根据1951年周恩来对圆明园的指示,北京市规划局、北京市园林局以及海淀区绿化队对圆明园遗址进行了一定程度的保护和绿化。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圆明园遗址再次遭到破坏,建筑基址和山形水系仅存轮廓。[14]

当代的保护与修葺  圆明园正门 圆明园后湖九洲景区遗迹 圆明园福海及蓬岛瑶台现状 长春园海岳开襟遗址

1976年11月17日,海淀区设立了圆明园管理处,圆明园遗址开始得到中国政府的有效保护。管理处对圆明园东半部和西洋楼一带的建筑遗址进行了整理,1983年开始恢复长春园围墙,1984年修整福海景区,1988年6月29日建成圆明园遗址公园对外开放。福海、绮春园大宫门、仙人承露台、鉴碧亭、西洋楼万花阵等少数几处景点得到复建。

1980年代后,关于圆明园是否要复建的问题,中国国内曾出现过一些争论。支持者们认为复建圆明园可以展现国家强盛的形象,并提升民族的自尊心。而反对者们则认为那不过是造了一堆假古董,也是对中国近代史的不尊重。2000年和2002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先后公布《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和《圆明园遗址保护专项规划》。在这两份规划中,提出“整体保护,科学修整,合理利用”的方针,将圆明园定位为遗址公园,以“爱国主义教育”和“历史见证”为主旨。遗址内不进行新的构思,不增加新的景观,重点修复原有的山形水系,允许复建长春园含经堂、正觉寺和圆明园大宫门等部分景点,但须严格按原样恢复。同时占用遗址的工厂和居民也必须迁出。

2007年12月,人民網調查顯示,超過七成網友反對重建或修復圓明園,大部分網友認為,中國國恥不能忘,不應復建圓明園。[15]

虽然当地政府已经加强了对圆明园遗址的保护,遗址仍然受到旅游开发[16][17][18]、影视拍摄[19]等商业行为的破坏。圆明园管理处采取的某些保护措施也受到批评。2005年2月,圆明园管理处开始在遗址内1.33平方公里的水底铺设防渗膜。虽然管理处声称这一工程的目的是防止湖水和河水渗漏,是应对北京地下水位严重下降的不得已和常规的办法,仍然被环保人士批评为实际是对遗址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20]同时媒体披露包括防渗工程程序违法、部分资金去向不明[21]和将湖心岛蓬岛瑶台西院租给私人使用等诸多管理问题[22]。此外,自1975年以来,许多单位在园内大量平毁土山、填平湖泊、砍伐树木,修建工厂、养猪场、养鸡场,圆明园遗址原有山形水系和残存的古树植被彻底消失,尤其以绮春园被占用破坏的最严重。[2]

2020年9月8日,一块在居民家發現的圆明园狮子林太湖石回歸圓明園,這是圆明园回归文物中首块帶有诗句的太湖石[23]。12月,圆明园管理处启动“修复1860”第三期文物修复工作[24]。

2021年2月,北京市民康睦向圆明园管理处捐赠了1933年版《实测圆明园长春园万春园遗址形势图》。该地圖被媒體稱為截至2021年关于圆明园遗址最可靠的实地测绘图[25]。

2023年10月,7件圆明园流失石柱文物回归中國。[26]

^ 圆明园史介绍. [2006-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1-10).  ^ 2.0 2.1 2.2 2.3 2.4 引证错误:没有为名为圆明园园林艺术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 黃濬 <花隨人聖盦摭憶>(中) P66起 ^ 刘, 继兴. 818你不知道的晚清. 万卷出版公司. 2011. ISBN 9787547015797.  ^ Wolseley, Garnett Joseph. Narrative of the war with China in 1860; to which is added the account of a short residence with the Tai-ping rebels at Nanking and a voyage from thence to Hankow (1862). London, Longman, Green, Longman, and Roberts. 1862年: 276 [2020-06-27]. OCLC 10947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6).  ^ 中國人帶路:火燒圓明園悲劇的歷史真因【2】. 人民網-文史頻道. 2012年7月26日 [2020年6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年6月27日).  ^ James L. Hevia. English Lessons: The Pedagogy of Imperialism in Nineteenth-Century China. Duke University Press. 24 November 2003: 74 [2019-01-19]. ISBN 0-8223-8506-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9).  ^ The palace of shame that makes China angry. 英國廣播公司. 2015-02-02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4). (英文) ^ The loot from China's old Summer Palace in Beijing that still rankles. Oxford Today. 2016-03-07 [2018-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7). (英文) ^ 黃濬 <花隨人聖盦摭憶>(中) P43起 ^ 原文見Victor Hugo. Victor Hugo et le sac du Palais d’été - Lettre au capitaine Butler. 世界外交論衡月刊英语Le Monde diplomatique. [1861-11-25] [2017-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9) (法语).  英譯見Victor Hugo. The sack of the summer palace. UNESCO Courier. 1985年11月 [1861-11-25] [2009-0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27) (英语).  ^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 王道成. 专家解读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并非掩盖抢劫罪行. 中国文化报. 2012年2月22日 [2020年6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4月21日).  ^ 汪康年. 〈記英法聯軍焚劫圓明園事〉. 《汪穰卿笔记》. 中華書局. 2007年4月 [1926年] [2020-06-27]. ISBN 978-7-80622-1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8).  ^ 李景奇. 《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是圆明园遗址保护与利用的基本依据和基本手段. [2007-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04).  ^ 圓明園復建 7成網友反對. 文匯報. 2007-12-20 [2009-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4-30) (中文(繁體)).  ^ 遺址遭攀爬 圓明園「報修」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仲玉維,法制晚報2007年9月27日 ^ 2007年10月18日,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圓明園建園30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中,公布了北京林業大學園林學院副教授曹麗娟的調查報告,顯示與道光年間「圓明三園盛世圖」相比,園內(包括九州景區、福海景區、西部及北部景區)已有37處遺址被佔用或者旅遊景點等設施而遭破壞而消失(即看不出原有遺跡),如長春園逾半景點因毀壞過於嚴重,現只存零星建築遺址;同時綺春園新建的小賣部、飯館等服務建築及管理部門佔現有景點的15%(圓明園景觀加固方案初定 已有37處遺址消失 Archive.is的存檔,存档日期2007-11-18,蔣彥鑫,新京報2007年10月19日) ^ 西洋樓存險情 保護方案待出台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仲玉維,法制晚報2007年10月19日) ^ 无极剧组破坏圆明园植被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网易 2006年5月11日) ^ 圆明园防渗工程. [2008-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5).  ^ 圆明园800万防渗资金去向不明.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2005年04月14日. [2013-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7).  ^ 圆明园蓬岛瑶台将中止出租 中国新闻网 2005年05月20日. [2013-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7).  ^ 乾隆御题圆明园狮子林流散太湖石今日“回家”. [2020-09-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8).  ^ 圆明园启动“修复1860”第三期文物修复工作. [2020-1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2).  ^ 难得一见!1933年版的圆明园遗址实测图长这样……. [2021-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 7件圆明园流失石柱文物回归_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新闻频道_中国青年网. 2023-10-13 [2023-10-13] (中文). 
照片由:
Gisling - CC BY 3.0
Statistics: Position
2545
Statistics: Rank
47987

添加新评论

验证码
安全
269817453单击/点按此序列:6917
Esta pregunta es para comprobar si usted es un visitante humano y prevenir envíos de spam automatizado.

Google street view

附近哪里可以睡 圆明园 ?

Booking.com
572.794 总访问量, 9.238 兴趣点, 405 备份路径, 466 今天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