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en

( 維也納 )

維也納邦(德語:Wien [viːn] ; 奧地利-巴伐利亞語:Wean [veɐ̯n]; 英語:Vienna /viˈɛnə/ vee-EN;德語音譯:維恩)是奥地利的首都,也是該國最大城市,同時是奧地利九個州之一。維也納是奧地利的首要型都市,有著188.9萬人口,作為奧地利政治、經濟、文化之中心,維也納的人口數在歐盟城市中名列第六。

該城是德語圈中的第二大城市,僅次於柏林。從17世紀至20世紀初,以及冷戰期間,維也納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德語都市,長期擔任神聖羅馬帝國和奧地利帝國的首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奧匈帝國解體前,維也納還有兩百萬居民。由於坐落在奧地利的東部,故而緊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边界,這些地區形成歐洲中部地區中較為發達的區域,如果加上擁有同樣交通系統的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提斯拉瓦,那維也納就是一個擁有三百...阅读全文

維也納邦(德語:Wien [viːn] ; 奧地利-巴伐利亞語:Wean [veɐ̯n]; 英語:Vienna /viˈɛnə/ vee-EN;德語音譯:維恩)是奥地利的首都,也是該國最大城市,同時是奧地利九個州之一。維也納是奧地利的首要型都市,有著188.9萬人口,作為奧地利政治、經濟、文化之中心,維也納的人口數在歐盟城市中名列第六。

該城是德語圈中的第二大城市,僅次於柏林。從17世紀至20世紀初,以及冷戰期間,維也納能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德語都市,長期擔任神聖羅馬帝國和奧地利帝國的首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奧匈帝國解體前,維也納還有兩百萬居民。由於坐落在奧地利的東部,故而緊鄰捷克、斯洛伐克和匈牙利边界,這些地區形成歐洲中部地區中較為發達的區域,如果加上擁有同樣交通系統的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提斯拉瓦,那維也納就是一個擁有三百萬居民的大型都會區,囊括240萬人,將近奧地利全國人口的三分之一。

維也納除了因為豐富的音樂歷史遺產而被稱作「音樂之都」,也因為它是世界第一個心理治療師西格蒙德·佛洛伊德的家鄉而被稱作「夢之都」。該城市最早是凱爾特人和羅馬人的定居點,隨後逐漸轉變為中世紀及巴洛克時期的都市。眾所周知,從古典主義時代至20世紀初期,維也納是具有領導地位的的歐洲音樂中心。維也納歷史中心有著豐富的建築群,包含巴洛克式的城堡和花園、19世紀末期环城大道上雄偉的建築物、雕像以及公園。維也納擁有許多重要的國際組織,包含聯合國以及OPEC。

2001年維也納市中心古城區被指定為聯合國世界遺產,2017年7月它被移至瀕危世界遺產的名錄中。維也納也以高品質的生活著稱,在2005年的研究中,經濟學人智庫在127個全球都市中,將維也納選為世界最佳宜居城市第一名,與溫哥華及舊金山同列。2009年至2016年的連續八年,人力資源顧問公司美世將維也納列為年度生活質素調查的第一名。以此為基礎,Monocle的2015年生活品質調查,在世界最佳25個城市中將維也納列為第二。2011到2015年之間,名列第二,僅次於墨爾本。2018年,維也納取代墨爾本,再次成為第一。2007及2008年,該城市在創新文化名列世界第一,並且在2014年的創新城市指數中從256個城市中拿到第六名,該指數分析162項指標,內容涵蓋三大領域:文化、基礎設施和市場。維也納定期舉辦城市規劃會議,而該城市本身也經常被城市規劃者用作案例研究。2005年至2010年間,維也納是世界上國際會議和大會的首選城市。維也納每年吸引超過 680萬遊客。2012及2013年,聯合國人居署將維也納列為世界最繁榮的都市。

维也纳在舊石器时代已有人居住。凯尔特人在约公元前500年建立维也纳,称其为“Vedunia”。公元15年成为罗马帝国的一个前线城市,用来防卫北边的日耳曼部落,罗马人称其为“Vindobona”。有记载的维也纳城市历史可以追溯到13世纪[1],在巴本堡王朝的统治下,维也纳第一次崛起,直到奥地利大公國的哈布斯堡王朝统治时作为首都和统治中心而闻名世界,此后维也纳是神圣罗马帝国(1278年起)、奧地利帝國(1806年起)和奥匈帝国(1867年起)的首都。16世纪和17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入侵欧洲時就在维也纳被奧地利、波蘭等歐洲聯軍打败,這就是著名的維也納之戰。1815年法國皇帝拿破崙战败后,维也纳会议在维也纳举行。[2][3]

随著19世纪奥匈帝国的强盛,维也纳也成为当时欧洲一个重要的都会,1873年维也纳举办了为期106天的世界博览会,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結束和奥匈帝國的解体,奥地利獲得獨立,維也納仍為其首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奥地利和納粹德國合并成為德國一部份,1945年維也納戰役後被苏聯攻占,二战后,奥地利的维也纳,跟德国的柏林一样,遭到英、美、法、苏四国划分四个控制区管理,直至1955年奥地利再度获得独立为止。冷战时期,维也纳是国际间谍活动的温床,因为其位于东西方集团之间的中立国奥地利。

史前时代、罗马时代、中世纪

考古发现维也纳在旧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新石器时代起已有人居住在维也纳盆地,维也纳良好的天气条件和富饶的土地资源为新石器时代的农民提供了很好的居住环境,铸造石器所需的赤褐色和绿色的石块也可以在维也纳开采到。铜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同样也在维也纳留下了人类居住的痕迹。

约公元前500年,凯尔特人在现在维也纳的位置建立名为“Vedunia”的居住区,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在多瑙河附近(现在维也纳的市中心)驻扎军队并建立城市,以守护潘诺尼亚行省的边界。罗马人一直待到了5世纪,5世纪初维也纳曾发生了一场毁灭性的火灾,接下来的记载出现在881年同马扎尔人的战斗。955年,东法兰克王国国王奥托一世在第二次萊希菲尔德战役击败了马扎尔人,标志着维也纳和奥地利的崛起。

巴本堡王朝时代

976年,巴本堡家族的利奥波德一世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二世封为巴伐利亚东部边区的藩侯,这块与匈牙利边境上的封地后来演变为奥地利。996年史书上第一次出现“奥地利”这个名称,Ostarrichi意为“东部王国”。11世纪维也纳已经是一座重要的贸易城市,1155年亨利二世将维也纳作为首都,一年后的1156年9月17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授予亨利二世以小特权,将奥地利从一个附属于巴伐利亚的藩侯领地提升到独立的公国,而维也纳成为公国的首都。维也纳在1221年继恩斯之后成为奥地利第二座享有发展经济权利的城市,途径维也纳的商人必须将他们的货品在城市内提供销售,这使得维也纳很快成为多瑙河流域的通往威尼斯道路上一座至关重要的贸易城市,蒙古西征時最遠就曾攻打至此。

哈布斯堡王朝时代  奥地利公爵鲁道夫四世

哈布斯堡王朝在维也纳有几百年的统治历史,维也纳在这一时期发展成为欧洲的文化和政治中心。

1278年哈布斯堡家族的罗马人民的国王鲁道夫一世(1273年至1291年在位)在多次征讨后战胜了波希米亚国王奥托卡二世,开始了哈布斯堡王朝统治奥地利的历史。但在维也纳,哈布斯堡王朝花费了相当长的时间建立统治地位,奥托卡二世在1278年的战斗中阵亡后,他在维也纳的支持者势力依旧强大,发动了多场反对阿尔布雷希特一世(1298年至1308年在位)的暴乱,而接替阿尔布雷希特一世的卢森堡王朝亨利七世(1308年至1313年在位,1312年至1313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将首都定在布拉格,维也纳的城市发展进入了阴影。

此后鲁道夫四世(1358年至1365年奥地利公爵)颁布实施一系列经济政策,使得维也纳恢复了生机,他在1365年建立了维也纳大学,并下令建造圣斯蒂芬大教堂,他为维也纳赢得了很大的成就,也因此被誉为“维也纳的建造者”,但是此后他参与了对哈布斯堡继承权的争夺,这使得维也纳不断发生骚乱,经济呈现衰退。

1438年奥地利公爵阿尔布雷希特二世(1404年至1439年奥地利公爵,1438年至1439年罗马人民的国王)被选为国王後,维也纳再次成为首都,但是他在任期间发生了1421年至1422年对维也纳犹太人的第一次大规模驱逐和迫害。

软弱的腓特烈三世(1440年至1493年罗马人民的国王,1452年至1493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1457年至1493年奥地利大公)在与匈牙利国王匈雅提·马加什的战争中,失去了包括维也纳的几乎全部奥地利领地。1526年匈牙利和波希米亚并入哈布斯堡后,维也纳最终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首都。

两次维也纳之围和巴洛克的辉煌时代  1640年加固城墙后的维也纳 美景宮曾是哈布斯堡王朝將軍歐根親王的宮殿 美泉宫,曾是神聖羅馬帝國、奧地利帝國、奧匈帝國的御用皇宮

1529年奥斯曼帝国第一次围攻维也纳,奥地利人依靠中世纪时期留下的城墙,艰难地抵御了土耳其人的进攻,在流行病突发和冬季提前到来的情况下,土耳其人被迫撤军。土耳其人的围城暴露出了维也纳城防御的薄弱,因此从1548年起维也纳决定改造成一座由11栋堡垒和1条壕沟构成的要塞。这个决定后来被证明是明智的,1683年土耳其人第二次围攻维也纳,改造后的要塞保卫了维也纳长达两个月,直到波兰国王扬·索别斯基出兵相援,解除了第二次维也纳之围,从此欧洲对奥斯曼帝国转守为攻。 [4] 经历了土耳其人的两次围攻之后,维也纳开始了辉煌的建设时代,在重建的过程中继续展现巴洛克艺术风格,贵族们纷纷在城墙内建造花园和宫殿,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欧根親王的美景宫。

在经历了1679年和1713年的两次大虫害传染病导致的人口大衰减以后,维也纳的人口持续增加,1724年达到15万,1790年突破20万,在这个时代,维也纳建立了第一批工厂,铺设了城市下水道和街道清洁系统,改善了城市的卫生条件。维也纳也是最早一批引入住宅标号制度和国家邮政系统的城市。在约瑟夫二世(1780年至1790年奥地利大公,1765年至1790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在1783年对城市管理进行了改革,他引入了城市公务员制度,还将内城的墓地迁出城市。

随着城市的迅速发展,维也纳很快便成为了欧洲最重要的文化中心之一,海顿、萨列里、莫扎特、贝多芬和舒伯特将维也纳古典主义引领到了顶峰。

奥地利帝国和奥匈帝国统治下的维也纳

在法国大革命战争中,维也纳先后两次被拿破仑的法國军队占领。

第一次发生在1805年11月13日,法国军队未受到抵抗,不费吹灰之力地进入了维也纳,维也纳的市民们甚至好奇地欢迎了他们。弗朗茨二世在此前的1804年戴上奥地利皇冠,以回应拿破仑在法國的称帝,成为奥地利帝國的第一位奥皇,开始了奥地利帝国的历史。而拿破仑在1806年解散了神圣罗马帝国,弗朗茨二世不得不摘下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冠,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末代皇帝(1792年至1806年在位)。

1809年拿破仑第二次占领维也纳,但是这次他遭到了顽强的抵抗,攻占维也纳后不久便在阿斯佩恩战役中尝到首次大败的滋味。拿破仑最终战败后,1814年9月18日至1815年6月9日维也纳会议召开,这是一次由奥地利首相克莱门斯·梅特涅发起的欧洲列强的外交会议,旨在为拿破仑战败后重新调整欧洲政治地图。

1848年法国二月革命也对维也纳产生了影响,3月13日首先爆发了德国三月革命,迫使总理克莱门斯·梅特涅下台,然后又在10月6日发生维也纳十月起义,最终被奥皇斐迪南一世的军队镇压。

 1873年维也纳世界博览会

维也纳在1850年开始扩建,再次呈现辉煌,在奥匈帝国建立的1867年,“华尔兹之父”小约翰·施特劳斯创作了奥地利最出名的圆舞曲《蓝色多瑙河》。这段辉煌在1873年维也纳的第5届世界博览会达到顶峰,博览会展现了空前的建筑设计。虽然奥匈帝国进入了它的尾声,但是这段时期维也纳也再次攀上以维也纳现代主义为代表的文化巅峰,城市建筑上发起新艺术运动,绘画突出古斯塔夫·克林姆和埃贡·席勒的表现主义,音乐方面则有马勒和莱哈尔,勋伯格、韦伯恩和阿尔班·贝尔格的“第二维也纳乐派”,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开创了精神分析学。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奥地利第一共和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虽然没有直接波及到维也纳,但是旷日持久的战争引起了粮食和衣物的供应危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宣告了哈布斯堡王朝6个世纪统治的终结和奥匈帝国的解体,1918年11月12日在维也纳议会前德意志奥地利共和国成立,1919年改名为奥地利共和国,即奥地利第一共和国。

奥地利几乎一半的人口居住在维也纳所在的下奥地利州,其他6个联邦州担心被下奥地利州长久掌握主导权,此外在社会民主主义的维也纳和保守主义的下奥地利州其他地区之间存在严重的政治对立,1921年奥地利决定将维也纳从下奥地利州分立出来,维也纳在1922年成为奥地利的一个联邦州。与此同时,1919年维也纳引入男女平等选举,从此社会民主主义在城市参议院、州议会和地方议会的选举中始终获得绝对多数,维也纳因此被称为“红色维也纳”。

奥地利第一共和国时期,维也纳经历了1918年至1925年的通货膨胀、1929的世界经济危机和高失业率。此外,保守主义的奥地利联邦政府逐年削减奥地利的税收支持。

1933年希特勒上台,1938年作为德国帝国总理的希特勒进军并吞并奥地利,结束奥匈帝国的历史,建立了纳粹的独裁统治。

纳粹统治下的维也纳  二战时建造的6个钢筋混凝土大型防空炮台之一,现仍存在于维也纳内

1908年19岁的希特勒曾两次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均未被录取,只能在维也纳靠做零活和出售临摹画糊口,他在维也纳受到了泛日耳曼民族党的影响。希特勒后来声称,“维也纳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我一生中最艰苦的学校。在那里形成的世界观和人生哲学,日后成了我一切行动的巩固基础。除了我当时打下的基础以外,后来很少再需要学习什么东西,也不需要改变什么东西”,而这种世界观和人生哲学就是“人类之所以为万物之灵,并非基于人道的原则,而是仅凭最野蛮的斗争……假使你不奋斗,则你也就无法生存”。[5][6]

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政策,使得在维也纳几百年的反犹太主义在20世纪死灰复燃,德国进军奥地利后不久,雅利安人种的维也纳人开始不由自主地威胁、折磨和抢劫犹太人种的维也纳人,将他们从家里赶出去。1938年11月9日至10日凌晨被称为“水晶之夜”,开始了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维也纳共有92所犹太会堂遭到摧毁,仅有一处幸免于难。 纳粹一方面将现代艺术定义为“堕落的艺术”(德语:Entartete Kunst),另一方面大力宣传维也纳的“德意志文化”,比如在1941年隆重庆祝莫扎特逝世150周年,他于1791年在维也纳去世。“奥地利”的名字从历史文献中消失,只有1819年在维也纳成立的奥地利第一储蓄银行仍在当时保留着这个名字。

1944年3月17日盟军第一次空袭维也纳,整个城市的五分之一被毁。1945年4月2日维也纳被宣布成为纳粹的防守区,女人和孩子被要求离开这座城市,这意味着战争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苏联军队距离维也纳仅剩下数公里。维也纳战役持续了八天,4万人丧生。维也纳的斯蒂芬大教堂在空袭和战争中未受损坏,但却在一次洗劫中陷入火海。在維也納的近200,000名猶太人中,約有 120,000 人被迫移民,約65,000人被殺。戰爭結束後,維也納的猶太人口大約只有5000人。[7][8][9][10]

盟军占领和奥地利第二共和国  具有维也纳特色的马车

二战在维也纳的战事结束后由苏联占领[11] ,不久苏联红军开始新建城市管理机构,先是由共产党人担任临时市长,在3天后由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人接替。1945年4月27日,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奥地利人民党和奥地利共产党的代表在维也纳市政厅宣布奥地利独立,4月29日占领当局将议会大厦移交给临时新政府,“奥地利民主共和国”重建。1945年秋,苏联允许其他三个同盟国军队进入维也纳,美国、英国、法国和苏联共同占领维也纳,直至1955年5月15日奥地利国家条约签署,盟军撤出,奥地利才完全独立。[12]

同奥地利和西欧的其他城市一样,维也纳在二战后马歇尔计划的帮助下,经历了经济复苏和城市重建。

匈牙利十月事件至今

1956年发生匈牙利十月事件,反对共产党当局的起义失败后,大批匈牙利人逃亡西方,维也纳接收了许多匈牙利人。维也纳在1968年布拉格之春后又接收了许多捷克人和苏联人。

维也纳逐渐向国际性的城市发展。1957年国际原子能机构成为1945年后第一个进驻维也纳的国际组织,维也纳从1965年起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和发展基金会的驻地,1961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和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在维也纳举行高峰会谈,1979年美国总统卡特和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在维也纳会面,1980年维也纳国际中心即联合国城成为联合国的第三个驻地,维也纳定位成国际会议和解决国际冲突的城市。而在東歐民主化之後,維也納是連接西歐和中東歐的重要都市。

^ Jans dem Enikel的维也纳城市编年史。 ^ Vienna - History | Britannica.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2021-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8) (英语).  ^ Lingelbach, William E. The History of Nations: Austria-Hungary. New York: P. F. Collier & Son Company. 1913: 91–92. ASIN B000L3E368.  ^ Spielman, John Philip. The city & the crown: Vienna and the imperial court, 1600–1740. West Lafayette, Indiana: Purdue University Press. 1993: 141. ISBN 1-55753-021-1.  ^ Erlanger, Steven. Vienna Skewered as a Nazi-Era Pillager of Its Jews. The New York Times. 7 March 2002 [11 Ma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2).  ^ Dr. Ingeborg Bauer-Manhart (Municipal Department 53). Expulsion, Deportation to concentration camps and mass murder – History of the Jews in Vienna From racist mania to genocide. WIEN AT. [11 May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3-20). The entry of Hitler's army into Austria in March 1938 triggered unprecedented suffering and hardship for Vienna's Jews. Grave acts of violence against the Jewish population began to proliferate.  ^ Die Verfolgung der österreichischen Juden. [2022-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06).  ^ The history of the Jewish community in Vienna. [2022-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0).  ^ Jewish Vienna. [2022-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9).  ^ Hitlers willige Vasallen. [2022-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5).  ^ Austria: Facts and Figure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ederal Press Service, 1973, page 34 ^ HC Deb 30 June 1948 vol 452 cc2213-49. Historic Hansard. UK Parliament. [17 Febr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0). 
照片由:
Statistics: Position
1865
Statistics: Rank
66365

添加新评论

验证码
安全
173254968单击/点按此序列:9114
Esta pregunta es para comprobar si usted es un visitante humano y prevenir envíos de spam automatizado.

Google street view

附近哪里可以睡 維也納 ?

Booking.com
543.237 总访问量, 9.237 兴趣点, 405 备份路径, 353 今天访问.